安政大狱

图片 5

——政治上出现幕府派和倒幕派

从古到今,但凡要做点惊天动地大事儿的,都要有个程序叫做理论准备。比如骆宾王的《讨武曌檄》,比如曾国藩的《讨粤匪檄》,都是流传千古的奇文。所行之事的正义性是一定要宣传的,即使是目不识丁的大老粗,还要来个“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至于“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走的是非主流,效果有加成。

日本人也是一样的。

恨幕府的人有了,但是只是仇恨的种子。需要一个人,用理论来浇灌这些种子,用某种形式的组织来把这些恨幕府的人联系在一起。要是在中国,这种组织往往都是以地下宗教的形式出现,病毒式扩张,比如之前提到的张角的太平道,后来的明教,都是好例子。再后来的例子,比如中山樵先生的三民主义和同盟会,还有,最好的例子是,嗯,和谐,你懂的。

日本人二杆子,不敢拿宗教乱忽悠,有什么办法可以大规模忽悠人呢?那就只好办学校把。这个办学校的人,叫做吉田松阴。

吉田松阴,长州藩藩士,曾经在嘉永七年偷偷爬上美国人的船要求偷渡,由于语言不通加上当时两国关系过于敏感,被美国佬遣返。偷渡失败后的吉田自己去自首,于是被幕府逮捕入狱,本来是打算处决的,但我们的老熟人阿部正弘老师却出来说情:说虽然丫干的是非法的勾当,但考虑到出发点还是好的,还是不要咔嚓了吧。于是吉田吃了几年牢饭,被放了出来。我觉得,阿部正弘老师要是能后知后觉,一定会后悔到死的。

我来报串名字:桂小五郎,高杉晋作,伊藤博文,久扳玄瑞,山县有朋,吉田稔磨……

这串名字大家都陌生吧,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松阴门下。原来后来倒幕派有一种派别的划分,倒幕中坚派被称为“松阴门下”,明治新政府里很多大佬,日本旧陆军的所有高级将领几乎都是松阴门下,所谓松阴门下,就是吉田松阴办得那所学校的学生。“松阴门下”有多牛逼?放在民国,就是追随总理上过永丰舰的,放在我朝,就是当北戴河一群老同志开会,站起一个说当年老子走过长征,你摆摆手,亲切地说:“小鬼,你身体很好啊,我当年参加秋收起义的时候身体也不错呢。”你们可以感受一下。

图片 1

不过吉田松阴不是因为坐了牢而痛恨幕府的,而是因为没有死在牢里而恨幕府。这逻辑有点怪,为什么没死反而恨幕府?因为他的好基友,当年和他一起打算偷渡的金子重辅死在了牢里。金子重辅地位很低,级别不够享受类似我朝“秦城”的待遇,被关押在条件很差的岩仓监狱,结果病死在了里面。吉田松阴觉得金子死了自己道义上也应该死,但是没死,没能成全自己的道义这是幕府的错,错就错在有这么可恨的等级制度,为什么自己等级高就可以住好监狱而金子重辅等级低就只能住差监狱最后病死在里头。等级制度真是太坏了,制定等级制度的幕府真是太坏了,一定要推翻他!他的学生们听了老师的悲惨遭遇纷纷表示:嗯,听你的,推翻丫的!

我说,幕府好无辜,躺着也中枪。

吉田松阴的倒幕理论像野火一样开始蔓延,他的思想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尊王。其实没有任何新鲜货色,就是天皇是很牛逼的,要听天皇的,只听天皇的,除了天皇谁的都可以不听。当然包括幕府也可以不听。

天皇是要攘夷的,怎么算听天皇?别的不知道,跟着天皇攘夷就对了。一时间,用一句话概括日本:一概鬼子全杀尽,天皇一统万万年。男生和女生约会,女生害羞地问:今天,你攘夷了吗?

尊王理论在蔓延,就说明幕府的日子很难熬。特别是我们上集刚刚登场的首席傻缺老中:堀田正睦。

上集说堀田正睦同志被一张圣旨搞成猪八戒照了镜子——里外不是人,堀田正睦抗压能力不行,引咎辞职了。尊王派很开心,他们觉得旗开得胜,接下来只有团结一心……

只要你们团结一心,就可以等来大Boss的登场:井伊直弼。

——幕府派中实力人物的政治手段

井伊直弼老师之前出现过,在幕府内部讨论开国还是锁国的时候,他曾经作为开国派的代表出现过一次,立马被我们嗅觉敏锐地编辑姐姐拿来做了题图,不过,当时他只不过是走个过场,现在,才是他的show
time。

阿部正弘也好,堀田正睦也罢,都是老中,而井伊直弼,是大老。老中如果算内阁总理,大老就是摄政王。你们明白了吗,阿部正弘和堀田正睦不过是井伊直弼的挡箭牌,真正在后面拽着木偶线的,是井伊直弼。

井伊直弼是个实用主义者,真正的政治家。他是个开国派。

他之所以是开国派,完全是基于他对形势的判断:摆在日本面前的两条路,一条是开国,另一条是被开国。

井伊直弼出身是很高的,高到他有资格完全看不起那帮叫嚷的公家,高到在幕府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首先,井伊叫来了间部诠胜做了老中。间部诠胜,祖宗间部诠房,戏子出身,但凡这种出身低微但有大成就的,都是有特殊的成功技巧。间部诠房靠的就是完美的人格。子孙间部诠胜也不差,后来,他成了井伊直弼很好的帮手。以至于后来人们称这两个人“红鬼”和“青鬼”。

班子搭起来,事情就要开始做。井伊直弼首先派亲信长野主膳去京都游说天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吓之以威胁,换了别的天皇都快要换过来给长野主膳磕头了,但在孝明天皇面前,长野主膳唾沫说干,屁用没有。

说起这个孝明天皇,之前说过,不知道这哥们怎么了,G点就在外国这俩字上,只要一听到外国怎么怎么样,顿时就勃然大怒,正如之前给他戴的帽子:日本头号大愤青。

图片 2

井伊直弼

这边长野主膳还在动脑筋怎么对付大愤青,江户就出事了。幕府将军德川家定去世了,年35岁。这位颇有舞台表演天赋的和奇怪烹饪爱好的小个子,撒手人寰,矮矮的他来了,矮矮的他走了,拍一拍衣袖,没有留下一个小崽。

谁当下一代将军?吵。

德川家康老先生是猜到有这么一号事儿的,于是他事先是有应急预案的。他分别分封了自己最小的三个儿子在尾张,明确规定,如果将军没有儿子,继承人从尾张德川家或者纪伊德川家或者水户德川家来选。挑选的工作由水户德川家担任。这三个藩,被称为御三家。到了第八代将军德川吉宗,又建立了田安家和一桥家,并赋予了继承的权利,后来又建立了清水家,这三家称为卿三家。

就目前这个案例来说,候选人是两个,分别是纪伊家的德川庆福和一桥家的一桥庆喜。

夺嫡的斗争是最残酷的斗争,是最惨烈的斗争,大到皇帝家,小到隔壁村王老汉家,都是这样。夺嫡的战斗当然要趁老将军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导演当然是井伊直弼。井伊直弼是一个有着皇帝心的人,这种人对权利有着病态的痴迷,但这种痴迷完全不是痴迷权利的本身,而是希望把权力当做工具,完成自己的梦想。你看,这就是中国和日本文化的差异,日本人说:完成自己的梦想。中国人习惯说:实现自己的野心。

井伊直弼在德川家定还活着的时候就派长野主膳去游说幕府里的各路重要人物,从首席老中到德川家定的老娘。还搞定了德川家定,让家定收了德川庆福做养子,日本的养子和中国的养子不一样,中国的养子分分钟跟你说我要去找亲爹,日本的养子,你待他如亲儿子,他待你如亲老爸,绝不改变。这帮支持德川庆福的,称为南纪派。

但一桥庆喜也有自己的粉丝团,主要成员是各地大名。这里要说明,从这点看,实力对比就很明显了,当年幕府虽然开始式微,但仅仅是开始,幕府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各地大名说白了就是一群土老帽,根本不能撼动作为执政政权的幕府。而支持一桥庆喜的,被称为一桥派。

南纪派是开国派,一桥派是尊攘派。

井伊直弼多聪明,这情况一看就明白,尊攘派的幕后老大是孝明天皇,本来的傀儡要成人,本来的人要被架空成傀儡。井伊直弼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井伊直弼是狠角色,所谓狠角色就是没有他怕的东西。

天皇你不是恨我吗?一桥派你们不是处心积虑要当将军吗?放马过来把,为了日本,我和你们拼了。嗯,没错,是为了日本!日本是我井伊直弼的。

图片 3

井伊直弼用的招数很老套,但是很实用,一朝叫生米煮成熟饭,他在德川家定死前四天,对全日本宣布德川庆福是家定的接班人,并且接受了各地大名的朝贺。接下来,又会见了俄罗斯和荷兰的使者,在外交上确立合法性。然后替德川庆福改名德川家茂,全然就是将军的样子了。

至于对付天皇,就用釜底抽薪,我已经在事实上确立了德川家茂的将军地位,天皇你如果不发圣旨,那就断了你的粮票,看你喝着西北风还能不能跟我死磕。

公家都是废柴,很废的那种。一看幕府这边来真的,马上大呼小叫恳求天皇下诏以免自己饿肚子。天皇碰到这样的对手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只好宣下,命德川家茂接任第十四代幕府将军。

这事儿干得太漂亮了,漂亮得一桥派那几个人都失去理智了。下面才是真正的安政大狱。

——政治斗争开始,幕府派大开杀戒

一桥派的带头大哥,一桥庆喜他爹德川齐昭,儿子的宝座飞走了,他是最激动的,而且他离江户也近,于是带着几个弟兄,打算和井伊直弼比划比划,我们德川家的事儿,你个外人掺合啥?

德川齐昭带的几个小弟都不是白给的,分别是水户藩现任藩主德川庆笃,尾张藩藩主德川庆胜,福井藩藩主松平庆永。(注:德川家康小时候叫松平元根,啊对不起,是松平元康。)

这几位德川爷大摇大摆来到江户,看门的哪敢拦,这伙子也一点没客气,径自上了城头,就叫井伊直弼出来答话。

其实会咬人的狗是不叫的,这么嚣张的往往只是来傲娇一下的。但是井伊直弼没有心思陪他们傲娇,他只是很淡定地表示:诸君,现在的将军,是有圣旨的合法将军哦。

对面几位傻了。闯祸了。

井伊直弼没有打算放过他们,接着问:你们是打算不承认将军大人吗?

“绝无此事。”

那既然如此,你们现在站在这儿是打算干嘛?

傻了。彻底傻了,自己刨坑把自己埋了。

天皇是被逼下诏的,但是下的诏书却是合法的,既然是合法的,你们就没有理由反对,你们不反对,就不该在现在的时候来江户。因为大名什么时候来江户,是有法律规定的。按照《武家朱法度》,该来江户的时候不来,是犯罪。不该来江户的时候乱来,也是犯罪。

图片 4

关键是,这时候绝对不是这伙子人该来的时候啊。

违法必究,执法必严,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井伊直弼大手一挥,这拨人一概受罚,德川齐昭永远蛰居,这辈子不许离开家乱跑,其他人统统有期在家反省。这回躺着中枪的,轮到了一桥庆喜。

来文的,被治得很惨很惨,但是一桥派还有武的。具体说,就是萨摩藩的岛津家。

岛津家能打大家都知道了,岛津家还有一个显性基因叫做没脑子。当听说动口的那拨人败下阵来,萨摩藩藩主岛津齐彬点起五千精兵,奔赴京都,打算和井伊直弼约架。

约架这种事情,大家微博上都看到过,号称自己很牛逼结果带木刀什么的low逼行为在讲究武士道的日本是没可能的,但是架最终还是没有打起来,不是井伊直弼没有找到朝阳公园,而是岛津齐彬先死球了。可见,约架要有副好身体啊。

带头大哥挂了,架没打起来,一看手下都是一帮不争气的,我们的头号愤青孝明天皇打算亲自动手和井伊直弼过几招。

天皇这种半废人真傀儡,能使出什么招数?估计天皇看过三国演义,他用的招数和所有废柴皇帝差不多:衣带诏。一个月黑风高夜,孝明天皇给德川庆笃下了密诏,密诏内容就两条:第一条要求幕府详细解释下《安政五国条约》签署的那档子事儿。第二条要求御三家和诸藩搞公务合体,核心价值观是尊王攘夷。

董承带衣带诏被曹操发觉,孝明天皇觉得要吸取教训,一定要秘密地送,好好地送,具体方案如下:让大纳言万里小路正房将衣带诏带出共,交给水户藩驻京办工作人员鹈饲吉左卫门,再交给鹈饲的儿子幸吉,再交给水户家老安岛带刀,最终交给德川庆笃。

这么多人传阅的秘密不叫秘密,叫众所周知的秘密。

手里拿着复印件,井伊直弼会心的笑了。你们啊,too young too
simple,政治斗争,你们以为是玩cosplay啊。

井伊直弼开始反击了。直弼的反击很简单,他只用三样东西:钱、人、武器。武器包括刀剑和法律条文。

首先是水户藩主,作为幕府臣下,越过幕府私自接受天皇诏书,蔑视幕府,严惩。

再加上井伊直弼的“周密侦查”,偶然发现原来诏书还有“第三条内容”,刺杀井伊直弼。于是涉案人员多一条罪名:企图刺杀幕府大老,谋反。

接下来就是一长串逮人杀人的名单,之前写到的什么万里小路正房啊,鹈饲父子啊,统统抓起来,间部诠胜和长野主膳抱定宁可错杀绝不漏杀的原则,在京都,江户和各藩大开杀戒。总共牵扯人员超过100名。上到亲王下到升斗小民,绝无放过。

特别要说一下,井伊直弼绝对是个脑子很清醒的人,因为这些死刑名单里有这样一个名字:吉田松阴。这个人不杀,幕府就不要开下去了。当然,杀了这个人,最终幕府也没能开下去。

—幕府派的解释:这是捍卫理想的杀戮

杀的人,有点太多了。这是除了井伊直弼和他的好基友间部诠胜之外所有人的感觉。

以至于惊动了一个人,本名叫笃姬,德川家定的老婆,老公死了,按惯例要出家,出家以后叫天璋院,她原来是一桥派,所以现在它打算请井伊直弼喝茶,商量商量,卖个面子,少杀几个。

井伊直弼准时出席了两个人的茶会。

日本人追求茶道,茶道,讲究和静清寂,绝不是现如今贵国遍地都是的那种一个姑娘穿个对襟衣服坐在一个长桌子前面跳大神一样的拿个夹子弄弄这个杯子,倒倒那个壶,茶道很高深,以至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只知道,井伊直弼是个茶道高手。

井伊直弼亲手为天璋院泡茶。直弼很有礼貌地说:能为夫人泡茶,真是在下荣幸。

离奇的是,天璋院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微笑。

直弼是多么聪明的人,这一切就都明了了。他说:夫人,用在下这双被鲜血玷污过的手泡出来的茶,您喝起来真的没关系吗?

图片 5

天璋院取出一卷纸,慢慢推开:大人,被你惩罚的人,从纸的这头写到那头,怕是也写不完啊。

直弼装傻:哦,这点人算很多了吗?

日本茶会是真正地诠释了什么叫做繁文缛节,两个人就这么泡茶喝茶,静清寂,不和。

这时候井伊直弼突然正色道:夫人,您觉得现在要把所有的外国人从日本赶出去,可能吗?天璋院吃了一惊,摇了摇头。直弼接着说:这些人无非是为了攫取权利,曲意逢迎天皇陛下,但说到底,无非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这样的鼠辈,怎么能把国家托付给他们呢?在西洋列强的手下保护这个国家,不得不用一些非常的手段,即使因此遭人怨恨,我井伊直弼从来没有在意过。

这段历史,就是日本史中着名的安政大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